小恶魔怎么下

水缸陈云海开着小卖店,和老婆姚月平,很少两口子一起出来串门。

白手知道,一定有要紧的事情。

“咦,云海哥,怎么愁眉苦脸啊。”

水缸不吭声。

白手问姚月平,“嫂子,谁欺负他了?”

姚月平道:“小店生意不好,心里憋得慌。”

白手噢了一声。

开小卖店,本来就是吃不饱饿不着的行当。

以前还好一些,整个白村就一家小卖店,水缸精打细算,一年到头,刨去一家开销,也有个千把块入兜。

今年开始,政策进一步放宽,谁都能开小卖店,水缸突然失去了独家经营的优势。

六个自然村有六家小卖店,白村除了水缸,也多了两家小卖店。

小卖店入不敷出,每况愈下,水缸一筹莫展。

悠闲美女清凉午后唯美惬意户外写真

还是老婆指点,水缸才晃着他那水缸般的身体,来找白手讨个主意。

这可不能瞎说,白手心道。

“云海哥,你自己有啥想法?”

“我自己?我自己没啥想法。”

姚月平埋怨道:“小白,他自己能有啥想法。胖得跟个水缸似的,下不了地,种不了田,脑子又不够使。连想法是啥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有啥想法。”

说得顺溜,白手听得忍俊不禁。

再看水缸,比以前最胖时还胖,比水缸还像水缸。

“不会连想法也没有。嫂子,你说来听听。”

姚月平不好意思说。

白手道:“不说就算了,两位,我忙着呢。”

“我说,我说。”姚月平道:“小白,我弟弟他,他想做皮箱。是跟我们合伙做,我们啥也不懂。所以,所以就来找你商量商量。”

“好啊。”白手点点头,反问道:“不过,你们小卖店不开了?”

水缸道:“小卖店还开。”

姚月平道:“我开小卖店,我妈帮我。水缸做皮箱,我弟弟、我爸、我弟弟的女朋友、我弟弟女朋友的两个弟弟、我弟弟女朋友她爸她妈,他们做皮箱。”

白手听懵了,掐着手指头算了算,“嚯,八个人做皮箱,人手不少嘛。”

说开了,水缸也就放开了,“手,找你就是要你帮忙。”

“呵呵……怎么帮你,你说。”

水缸涎着脸道:“手,找你就是听你的。做皮箱你是大行家,做得这么红火。你让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白手乐了,“啥意思?你还赖上我了。”

“就是赖上你了。手,为了与你交朋友,我跟我爸我弟都成了敌人。别人我也依靠不了,我只能靠你了。”

姚月平也道:“手,我们就靠你了。”

水缸这个朋友,还是挺仗义挺实在的,白手朋友少得可怜,他不想失去水缸这个朋友。

“云海哥,你刚才说了一堆人,有会做木匠活的吗?”

“有,有啊。我老丈人会木匠活,月平她弟弟也学过一年的木匠活,他女朋友她爸也会一点木匠活。”

白手点了点头,“嗯,会木匠活,做皮箱壳就没有问题。你家场地也有,资金也有一些,我看可以做。不过,有一点我替你们担心啊。”

水缸忙问,“你担心什么?”

白手笑道:“亲戚合伙,容易发生矛盾。云海哥,你是一家,你老丈人是一家,月平嫂子弟弟的女朋友又是一家。你们三家合伙,这太复杂了。”

姚月平道:“小白,你不也是让你二舅二舅妈在厂里干活么。”

“嫂子,你搞搞清楚。我二舅二舅妈,是相当于帮我打工,只是工资比别人稍高一些。而你们是三家合伙,赚了钱还有个分红的问题。”

姚月平点了点头,“噢,好像是不太一样。”

水缸又冲着白手涎起了脸,“这不让你帮忙出主意嘛。”

白手道:“云海哥,我建议你们先做皮箱壳。我正在收购皮箱壳,我直接收购你的皮箱壳。但你要是做皮箱,你就得自己拿出去卖,我帮不上你。”

水缸道:“我听你的,就这么干。”

白手又冲着姚月平道:“嫂子,你们做皮箱壳,我收购皮箱壳,虽然赚得少一点,但风险比较小。”

“小白,就听你的。”

略略思忖,白手道:“我多嘴几句啊。你们是三家合伙,为了避免发生矛盾,我建议你们搞个股份制试试看。”

“怎么个股份制?”水缸问道。

“先告诉我,你们准备了多少本钱?各家各出多少?”

姚月平道:“我家出三千,出场地。我弟弟出一千,我弟弟女朋友家出一千。再不够的话,由我和水缸负责借。”

“噢,那就好办了。你们赚的钱,先要发工资。工资发多少,你们自己定。发完工资和其他的开销,剩下的钱就是你们的分红。三家分红,各分多少,就要由股份多少来定。”

姚月平问道:“小白,我家拿一半,我爸和我弟女朋友家各拿另一半的一半,你说行不行?”

“我看行。”

“我家是不是拿多了?”水缸问道。

白手笑了,“一点都不多。你是领头的,你又出场地,出的本钱比另两家加起来还多。资金不够时,又是你负责借,分红当然是你分得多,天经地义嘛。”

水缸笑了笑,“我说不出口。”

姚月平道:“我负责说。”

“嫂子豪气。”白手奉承道。

水缸两口子走后。

白手把陆水龙叫来,说了说水缸要做皮箱壳的事。

“他行吗?”陆水龙笑了。

白手也笑了,“不知道。但水缸两口子提出来了,我也不能拒绝。”

“嗯,水缸这人不错。”陆水龙点着头道。

“但是,我也觉得他够呛,三家合伙,容易纠葛。老话说得好,与其三人偷牛,不如一人偷狗么。”

“手哥,你叫我来的意思是?”

白手道:“这样。等水缸开张以后,你过去指导指导,帮他把把关。”

“嘿嘿,我能当指导吗?”

“你能,你一定能。”白手道:“水龙,水缸的皮箱壳做出来,是要卖给咱们的。你不去指导,我怕他十只皮箱壳会有五只次品。”

“行,等他开张了,我过去看看。”

陆水龙刚走,办公室的门又被推开,冒出了三弟白面的小脑袋。

“大哥,我可以找你谈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