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成版人抖音

自然与惩戒之主伸手指着自由之神:“你——你——你竟然——”

“背叛吗?”自由之神一哂,“不过是作出选择与取舍罢了,本源也交给你们了,这也算是好聚好散吧。真正的背叛是据有本源,然后行反刺吧?”

自然与惩戒之主不再理睬自由之神,回头组织所有的主神开始进行本源交换,用惩戒之矛分割本源。

三个月时间一晃而过,自由之神惊奇地看到了,在自然与惩戒之主的组织下,所有的主神在这片空无之地重新开辟了一个虚拟的世界。

自由之神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了,你们时运不济。我希望你们出去之后能够好好的为你们自己考虑一下……”

很快又是六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一天自由之神,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所有主神,说道:“时间到了,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我离开之后,一个小时这里就会自动瓦解,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自由之神说完之后,深深的看了一眼,秩序之主,然后消失不见。

随着自由之神的消失,所有的主神都感应到了跟世界的联系,虽然由于虚无之地而产生了一些阻隔,但是这种联系越来越强。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所有的主神突然出现在星界,瞬间所有主神自身身体当中的本源突然之间感受到了强大的召唤力,蠢蠢欲动。

主神们连忙镇压住了本源的异动,同时,所有的主神感觉到世界突然对自身产生了一些恶意,这让主神们同时神色大变。

“该死,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自然与惩戒之主忍不住说道,“我的神国竟然已经被强占了。”

“我的也是。”

大眼气质的学生制服

“我也是。”

一时之间,所有的主神同时开口说出了同一个事实。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一个主神开口问道,“我感觉到我再犹豫下去,会有很不好的后果产生。”

“就如自由之神所说,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选择。”秩序之主开口说道,“你们也感受到了世界意志不停地给我们推送的信息吧?”

秩序之主,说完之后,转头看向了深渊之主,笑着说道:“对这个想必你应该可以对我们有一些提点吧?”

深渊之主面色有些难看,说道:“深渊意志本身就是我好吧?我自然要打广告,推送信息。”

“我估计现在世界意志应该被谁给占据了,现在强行的给我们脑袋里面塞进了这么多的信息。这个时候,以我的经验来看,我们如果不接受,就只有离开了。”

“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你觉得我们能够离开吗?”秩序之主笑着说道,“你们愿意放弃本源吗?没有人愿意吧?那么现在我们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我们现在再如何挣扎,这于大局,并无半点用处,如此,如何选择,我也就不多说了。”

秩序之主,说完之后,直接嗖的一下飞上了半天空,身体当中的本源直接移出了身体,光华大作之下,整个身体开始扩大,然后慢慢的淡化,只留下了一团本源飘浮在空中。

然后在其他主神的注视下,本源慢慢的从虚无当中吸收一点点的光点,融入到本源当中,然后本源当中出现了一个生命元胎。

主神们透过了本源看着生命元胎,一个个惊讶不已。

“这……刚才明明亲眼看到秩序之主陨落了,没有一丝一毫的残留留下,现在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重生了。”一个主神低声说道,

“这个生命元胎真的是自序之主吗?不会只是一个具有相同身体和灵魂的一个新生命呢?不行,我要试试。”

这个主神说完之后直接向着生命元胎出手了,其他的主神看着这个情况都默默不语,并没有人阻止。

在所有主神各个不同的心思的围观下,出手的结果让所有主神大吃一惊:生命元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就好像那攻击虚幻一样。”

这一下试探过后,所有的主神都同时看着高悬在空中的生命元胎,静静的等待着。

生命元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成长壮大,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就重新长成了一个跟原先秩序之主一模一样的形象和气息的人。

然后,包裹住这个人的本源直接回归世界,露出了这个人。

“不对,你们看。秩序主宰已经跟我们不一样了,现在他已经是一个人了。”终于有一个发现了的主神忍不住大喊,“只是这个人我竟然看不透。这还是秩序主宰吗?”

新生的秩序之主,飘浮在空中,然后睁开了眼睛,对,看着自己的主神们说道:“诸位陛下,好久不见。”

“我们也不过就是等了半个小时而己!”深渊之主忍不住飞到了新生秩序之主面前,说道,“你感觉过了多长时间?跟我们说好久不见!”

“129600年啊。”新生秩序之主,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就是我感应当中的时间流逝,而且时间流逝跟我的生长发育共同进行,我应该不会弄错。”

深渊之主忍不住惊叹:“半个时辰就经历了129600年,世界意志果然换了。以前的世界意志可不会这么浪费的。”

“这个时候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该做的就是进行抉择。”新生秩序之主说道,

“我现在感觉很好,虽然已经不复为神,失去了强大的神力,还有信仰网链,但是我的前景反而更加广大了。”

新生秩序之主,看着其他的主神,说道:“以我现在的想法,我觉得你们还是顺丛世界意志的好。毕竟小手指扛不过大腿的。”

深渊之主听到这话,问道:“我能相信你吗?”

“当然。虽然我现在状态发生了改变,但是我的一切本质上跟原先并没有区别。”新生秩序之主说道,“这种改变是时代潮流,我们也只能顺势而行,不然会被水浪拍死的。”

深渊之主点头:“好,我相信你。”